形成全国最大的BDO生产基地,在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新疆利泰丝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纺织皮革     |      2020-03-16

7月19日,在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新疆利泰丝路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泰丝路”)一号工厂的气流纺车间里,气流纺生产线伴着机器“欢唱”的声音正开足马力生产,零星的几个挡车工脚踏平衡车穿梭其中,相邻工序的工人们在清钢联、并条、成品等生产线上相互配合,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利泰丝路一号工厂厂长宿欣说:“车间采用全自动气流纺设备,每台气流纺机就相当于一台智能手机,遇到问题就自动显示红灯,挡车工就踩着平衡车前去快速处理。以前一个人只能顾得上一台气流纺机,现在一个人能操作七八台气流纺机。”  新疆利泰丝路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姚尚庆介绍,利泰丝路使用世界一流的卓郎全流程纺纱设备。先进的空调、除尘设施,生产线配备智能化的全自动筒纱包装系统,极大地提高了生产效率,改善了生产环境,降低了员工劳动强度,实现了智能化、数字化和绿色环保。目前该工厂生产万锭用工在6人左右。  利泰丝路所有工厂均采用数据集成应用系统。今年,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2018年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与新模式应用项目,新疆利泰丝路投资有限公司的低功耗环锭纺纱智能工厂建设项目位列其中。  如今,智能生产已经成为该开发区众多纺织服装企业寻求产业提档升级的新渠道。与利泰丝路只有一路之隔,正在施工建设的厂区是新疆昆昱达纺织科技有限公司规划建立的纺织服装服饰产业集群。  新疆昆昱达纺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杜福兴说:“其实完善纺织服装产业链举措酝酿已久,公司早在去年开工建设之初就确定了设备革新、技术提升、产业延伸的计划。”  目前,入驻该开发区的纺织服装企业已有30多家,2017年产值达113亿元,占全疆纺织服装产业产值的三分之一,代表性的企业有利泰丝路、金富特种纱业、富丽震纶、兵娟制衣、康平纳筒子纱染色工厂等。  从一朵棉花到一条链,该开发区目前形成了棉花、粘胶、纺纱、织布、印染、服装、家纺的全产业链发展规模。  通过产业链的延伸与整合,引进实力强的企业并串连起来,以更加专业化的分工和更加紧密的协作参与竞争,这是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转型升级,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方向所在。  2016年1月29日,美克化工与德国巴斯夫共同合资兴建的美克美欧10万吨丁二醇(BDO)项目在库尔勒经济开发区成功投产运营。同年7月6日,巴斯夫美克化工制造(新疆)公司5万吨聚四氢呋喃项目投产。  虽然项目投产已经长达两年多,现如今看来依然备受关注,不仅因为其投资较大、技术含量较高,更因为它是打造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全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  依托5万吨聚四氢呋喃项目,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积极引进氨纶等下游项目,使库尔勒纺织服装城走上纺织原料多元化的发展之路,就地发展混纺,全面带动化工产业和纺织服装产业协调发展。  随后,油气精细化工产业也在该开发区强势推进,美克美欧、巴斯夫美克提能达产,形成全国最大的BDO生产基地。继油气精细化工产业强势推进之后,该园区的纺织服装业领跑全新疆,目前纺纱规模达到450万锭,在规模、效益和质量上走在全疆全国前列。  同时,该园区农副产品精深加工产业不断革新,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增至18家,凯瑞可食品、药王阿胶、晨光色素、龙之源药业在全疆率先实现智能化改造;现代服务业彰显成效,南疆最大的保税中心丰泰保税商品城投入运行,海宝农产品物流园实现一级果蔬交易;装备制造业实现新突破,天成西域强势注资盘活西姆莱斯,形成50万吨产能。  今年,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锁定实现生产总值60亿元的目标,大力构建“三高一新”(高端服务业、高端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站在提档转型的十字路口,该开发区还将全力构建具有特色的多元产业发展框架,把开发区打造成经济发展的增长极。

如果说在南疆,你看到得更多的是新疆纺织产业崛起的希望和工业发展的萌芽;在北疆,你看到得更多的则是其惊人的发展规模和雄厚的产业实力。  库尔勒动辄千万级的纺纱产能、奎屯石化上游产业链的发展蓝图、霍尔果斯红豆集团的产业布局、精河县义无反顾打造产业用纺织品加工基地的决心……这些都是新疆纺织现代化、高起点、高标准建设并发展的缩影。  在今天全球的纺织工业发展中,中国的角色俨然举足轻重。而在中国的纺织工业发展中,新疆的角色也越来越难以被忽视,或者说也已然举足轻重。  而新疆对于未来全球纺织业又将产生怎样的影响?现在做这样的论述也许还为时过早。但是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中亚五国市场的逐渐  开辟、西行班列的建成、配套物流服务业的完善,新疆作为中国向西出口最具地域优势的地区,凭借着近年来积累而成的纺织产业实力,成为全球纺织一股极具竞争力的实力代表其实并非空中楼阁。  随着记者一行人新疆探访的结束,2016 年上半年新疆纺织服装产业经济运行数据也已经出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副秘书长梁勇在近期召开的行业论坛上指出:“两年多来,新疆成为纺织服装的产业沃土。截至今年6 月底,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固定资产投资达578.6 亿元,年均增长超过160%,新增纺织服装企业近千家,其中从内地来疆投资企业达268 家,实现新增就业18.9 万人。2016 年上半年,全区几乎每天增加2 家纺织服装厂,自治区GDP增长8%,而纺织服装业增长达40%,用电量增长36.9%,棉纱、棉布、服装产量增长率都在80% 以上,纺织业已经成为新疆经济的热点和亮点。”  除此之外,梁勇还指出,新疆纺织服装产业优惠政策也在不断根据企业需要、产业发展情况进行调整。近期自治区将从补贴政策、地产棉政策、金融政策、出口运输政策等方面针对新情况出台新政策,支持产业发展。  务实高效的服务、踏实拼搏的企业家、好学淳朴的新疆人民⋯⋯本刊记者亲赴新疆采访的里程已经结束,但是新疆纺织产业的建设还远远没有结束。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新疆纺织产业的实力不断得到提升、未来的潜力不断得到释放,整个行业已经渐渐迈入健康有序的发展轨道之上,尽管前路并非一马平川,但是对于未来每个人都是满怀希望,我们祝福并将持续关注。  库尔勒:“高大全” 的素质和配置  如果在新疆你要找一个最具有内地气质的城市,除了乌鲁木齐,就是库尔勒了。作为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首府,库尔勒早在多年前就被评为西北五省的第一座“全国文明城市”。现代化的城市建设、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丰富的商业配套、完善的城市交通……这一切都使得库尔勒成为新疆各地州中软环境十分优越的城市。而这种宜居的优势也使得库尔勒近一两年来在纺织服装产业的招商及发展方面迅速走在了全疆的前列。  库尔勒纺织服装企业基本集中在“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 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纺织办主任刘勤告诉记者:“2015 年在开发区其他行业利润大幅下降的情况下,纺织产业逆势而上,实现产值56 亿元,同比增长18%,占开发区工业产值的28%。全年固定资产投资78 亿元,同比增加180%,占开发区固定资产总投资的55%,全疆四分之一,在新疆自治区各地州排名第一。”  “大”规模:半壁江山的千万纱锭  正如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库尔勒以香梨著称。然而在今天中国的纺织圈里,更让库尔勒扬名的,是其1000万锭的纺纱规模。  新疆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从棉纺起步。按照规划,全疆总共建设2000万锭,刘勤告诉记者:“库尔勒规划的是1000万锭。”  “截至7月底,我们已经建成投产的有280万锭,在建纺纱项目450万锭。企业都在加班加点推进建设进度,毕竟资源有限,能承载的产业规模也有限,市场也有限,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下,开发区对于新开工的纺纱项目有严格的控制。主要思路是不能形成同质化竞争,即如果是和园区现有纱线品种不同的项目,可以上;如果相同,那么原则上就不能上。”刘勤如此说道。  即使不算还未开工的项目,仅仅是在建的450 万锭,放眼全疆,库尔勒的纺纱产能也是首屈一指。而这些产能大多集中在以下三家“巨轮级”企业:巴州金富特种纱业有限公司、新疆富丽震纶棉纺有限公司以及利泰丝路投资有限公司。  刘勤告诉记者:“目前,金富150 万锭气流纺纱项目一期、二期7 个车间已全部投产,具备162 台气流纺纱机计64800 头和20 台涡流纺纱机计1920头,折合115 万锭规模生产能力。年底还有2 个车间投产,至年底150 万锭达产,将形成全国最大的气流纺生产基地;富丽震纶200 万纱锭项目总投资40 亿元,已投产5 个车间,约50 万锭。全部投产后将形成粘胶纱、粘棉混纺纱、纯棉高支纱等多种高品质纱线30 万吨/ 年的规模;利泰丝路100 万锭纺纱项目总投资34 亿元,建设7 栋37 万平米厂房,形成60 万锭的气流纺和40 万锭的环锭纺生产规模。现已有5 个车间投入生产,规模约80 万锭。”  “高”起点:一流的企业+一流的设备+一流的待遇  巴州金富特种纱业有限公司是最早进入开发区的纺纱企业,主要生产各类粘胶纱线。刘勤告诉记者,该企业早在2014 年初就落地库尔勒,而在当时,新疆还并未开始出台各项优惠政策大力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之后,随着各项优惠政策的出台以及粘胶纱价格的一路看涨,巴州金富的运营情况一直非常良好。  金富来到库尔勒,最初看重的是位于库尔勒经济开发区的新疆富丽达粘胶短纤。刘勤告诉记者,现在富丽达年产40 万吨粘胶短纤,是全球单厂产能第一的企业,除了主要供给金富之外,还供应另外一家大型企业——新疆富丽震纶棉纺有限公司。  新疆富丽震纶棉纺有限公司是由新疆中泰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新疆富丽达纤维有限公司与苏州震纶棉纺有限公司在新疆设立的巴州震纶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的。走进富丽震纶的车间,呈现在眼前的完全就是一个现代制造业的样板工程:干净整洁的工作环境、有条不紊的工作氛围,整齐划一的先进设备。  富丽震纶常务副总经理范斌告诉记者:“公司纱线生产主要工序均由DCS、PLC 等系统控制,具有大容量、连续性、自动化程度高的特点,完全顺应当前纺纱技术发展的方向。同时公司引进的设备均是国际一流水平,比如德国特吕茨勒清梳联和在线检测并条机、欧瑞康赐来福全自动转杯纺纱机、日本村田自动络筒机和涡流纺纱机,以及瑞士洛瓦空调系统等。”  富丽震纶几乎所有员工都是新疆本地人,其中部分中层管理人员来自本土纺织厂,富丽震纶后勤主管王进芯就是其中之一。王进芯告诉记者:“项目交工时我走进车间,完全傻眼了,没想到现在的纺织设备先进到这个程度,和我之前所在的棉纺厂真真是天壤之别。”  富丽震纶在库尔勒项目总投资40 亿元人民币,建成投产后年产各类粘胶纱、粘棉混纺纱、全棉高支纱等高品质纱线30 余万吨,届时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再生纤维素纤维纱线生产基地,销售额突破50 亿元。  除了富丽震纶,另外一个在库尔勒进行大手笔投资的企业就是江苏金集团旗下的利泰丝路投资有限公司。而早在记者来到库尔勒之前,江苏金在新疆的投资已经是全国纺织行业一个“神话般”的存在,公司副总裁王耀武告诉记者:“在库尔勒我们规划的是600 万锭,在奎屯还有400万锭。”  用王耀武的话讲,金在新疆的投资主要有三大特点。第一是智能制造:“目前公司配置的设备均是来自德国、意大利等全球最一流的设备。比如赐来福的气流纺,特吕茨勒的细纱机和粗纱机,意大利并条机等,目前万锭用工15人左右。”  第二是绿色制造:“我们在新疆做纺纱是从棉花地开始做起,从源头控制品质。我们的棉花已经得到BCI 认证,棉田不仅空中有无人机,田间地头还配置了传感器。未来我们要加强与世界绿色组织的深入合作,全面贯彻经济发展绿色制造的主要思想。”  第三是共赢制造:“利泰在新疆其实主要是要做一个平台,”王耀武跟记者解释了这个平台的主要核心思想。简单地说就是利泰将依靠新疆大产能的规模效应打造一个棉纱供应的平台,这个平台从棉花种植到棉纱生产、价格完全对外公开,从而打造一个品牌平台,实现战略合作,最终达到上下游互利共赢的局面。”  应该说,一流的企业加一流的设备构成了库尔勒纺织产业的高起点,而除此之外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企业在硬件大投资的同时也为员工提供了一流的待遇。  在新疆办厂,人是关键,而“如何留住人”更是关键中的关键。记者了解到利泰丝路的员工70% 以上是来自西北五省的大中院校毕业生,其中60% 以上的是新疆籍,员工普遍学历比较高,素质也比较高。利泰丝路给这批员工每人提供了单人宿舍,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这样的待遇在内地也不多见。王耀武说:“我们在招收员工时定的目标一些同行都不太相信,事实证明基本按照预期完成了招工计划,毕竟600万锭的规模,第一批招工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好好培养,给员工一个职业生涯的规划,后面随着项目慢慢推进,对员工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王耀武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员工流失率不高,基本在10% 以下。  “全”产业链:十一大类 重在下游  金富、富丽震纶、利泰丝路这三家企业的进驻是去年库尔勒开发区重点引进的项目,这些项目的稳定发展是库尔勒纺织产业的基石。然而,和记者采访的每一个新疆纺织服装行业管理者一样,刘勤也说了同样的话:“这么多的纱不能全都拉到内地去消化,即使现在有运费补贴,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一定要形成疆内消化的产业生态圈。”因此,刘勤表示:“未来开发区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下游产业链的延伸上。”  7月底,新疆自治区政府出台了第97 号文件——《关于促进纺织服装产业集聚发展的意见》,其中对于新疆各地州未来着重发展哪个领域做出了明确的指示,而库尔勒确定的是以棉纺产业为基础的11 个相关门类:棉纺、化纤、织造、服装、针织、家纺、产业用、毛纺、麻纺、印染、地毯刺绣等特色纺织品。  刘勤告诉记者:“按照自治区对于各地州的政策引导和发展思路,库尔勒未来的方向我们还是很清楚的,一定是发展全产业链。”但是,刘勤也说道:“在园区产业向下游延伸的过程中,我们也感觉到了比之前做纺纱的难度要大。一方面新疆远,配套的条件不太成熟;另一方面,很多企业即使看到了新疆的商机,但是存在融资难问题;除此之外,疆内缺少熟练技工,无论是在培训还是吸引人才等方面我们都有欠缺;还有就是目前出台的优惠政策,针对下游产业的优势不是很明显,许多企业都处于观望状态。”  刘勤举例:“比如化纤,我们具有乌石化大芳烃、中泰化学的PTA,美克化工的BDO。虽然有原料,但没有下游织布厂,现在在谈的几个大型化纤企业也都还没落地。化纤厂的投资不能太小,太小成本高,但是太大又消化不了,所以大家都在观望。”  为了解决这样的矛盾,开发区出台了许多自己的政策,比如用自己的财政承诺织布厂对进疆的化纤原料进行运费补贴。刘勤说:“为了发展纺织产业,我们当地的财政做出了很大牺牲,才有了从一片白纸到今天的改变。但是也没办法,在初期必须依靠政府推企业一把,政府把环境打造好,企业发展稳定了,未来我们相信库尔勒的纺织产业还是很有竞争优势的。”  记者获悉,上半年库尔勒经济开发区招商引资下游项目不断签约,其中有广州万利源的20 万锭纺纱、150 台大圆机、年产50万件针织牛仔服项目;杭州聚源针纺有限公司500 台大圆机织布项目,而这也是库尔勒首家纺织下游规模化织布项目,实现了大量的新疆地产纱就地加工;波西努姆罗布麻纺织项目,该项目是全国麻行业中库尔勒独有的地方特色产品;艺洁数码印花地毯年产300 万平米地毯项目;上海龙鹏科技高档羊绒纺织服装深加工项目,这也是新疆首家集羊毛、羊绒纺纱、面料织造、服装深加工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项目;上海金汇针织年产800 万件针织衫项目、河南南阳新奥针织有限公司年产800 万件针织衫项目以及河北高阳县同心提花织物年产2600 万米织布及1800 万条毛巾(浴巾)项目。这些项目标志着开发区纺织服装城向产业链下游的延伸中,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刘勤表示:“这些项目的建成将改变新疆纺织产业以纺纱为主的格局,对引领全疆纺织产业链向织布等下游行业延伸具有重要的示范带动意义,有助于加速促进形成粘胶、涤纶、氨纶、罗布麻、羊绒等多种原料的差异化纺织下游产品。通过下游产业链延伸加快提升新疆纺织产业价值链,提高核心竞争力,力争使库尔勒纺织城成为多元化、智能化、特色化的纺织集聚生产基地。”

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吉洪会表示,2018年,开发区将积极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和加快建设具有区域性中心地位和影响力的崭新巴州中去,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转型升级、改革创新为动力,遵循“六大原则”、激活“十足动力”、营造“一流好环境”、抓好“五基地一中心建设”,勇当巴州经济发展排头兵和改革创新先行者,撑起巴州新型工业化主战场的脊梁和社会稳定的一片天。

全年,库尔勒经济技术开发区引进招商项目32个,执行到位资金214.8亿元。同时实施市政、园林、环卫和纺织服装城等基础设施项目25个,完成投资18.5亿元;新建道路45公里,敷设供排水、蒸汽、燃气等各类管线100余公里,园区基础设施承载能力和配套服务水平进一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