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每位顾客独一无二的着装搭配,这家企业就是酷特云蓝

 纺织皮革     |      2020-03-26

智能化科技的点滴突破,都将带来产品品质的提升、生产效率的提高、传统瓶颈的破解,甚至是思维模式的颠覆。随着智能制造技术的发展,服装产业设计和制造环节也随之发生了许多变化。这些变化是什么?未来方向又是什么?为此,记者采访了多家服装企业人士。  “人工智能+必要人力”成主流  “目前,在制造环节可以基本实现全程物流及数据智能化无人工干预,如面料建仓开始直到成品出库为止,所有传统需要人为操作的现在都可以选用:搬运机器人、RFID数据追踪采集系统、智能悬挂系统、高速分拣包装系统、智能仓储物流系统等完成全程智能化运输及数据信息化采集。”宁波圣瑞思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营运总经理刘九生在接受《中国纺织报》记者时谈道。  以酷特智能为例,10多年来,以3000多人的工厂为试验基地,投入数亿元进行规模化个性化定制的探索。“转型伊始,我们发现了数据在个性化定制中的潜在价值,开始从海量的订单中有意识地收集客户量体、产品版型、款式、面料等数据,并着手探索数据标准化。经过数年努力,建立起版型、工艺、面料、BOM四大数据库,达到数百万亿的海量数据,可以匹配99.9%以上的人体体型,也就是我们不再需要大量的设计师、排版师,而是依赖大数据智能匹配进行设计。”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蕴蓝说。  同样在积极探索智能工厂的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在2017年10月28日正式上马了庄吉智能工厂。在这个工厂内,所有生产都以“人工智能+必要人力”的形式呈现。人工智能用于传输数据与面料。裁剪后每套西服的裁片,根据款式、版型、工艺等通过智能吊挂系统自动找到加工设备,由工人进行缝合,制成成衣。  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邦东表示:“这条流水线上共有394个工位,由“六纵四横”的传送带连接,每个工位都有编号和众多传感器。面料和对应编码一起通过智能吊挂系统运输到力克Vector自动裁床,工人根据力克MTM一人一版数据处理系统的版型进行排版处理,并自动衔接后道力克智能裁床,进行自动对条、对格裁剪。”  对于“必要人力”,吴邦东特别强调智能工厂的实现,不仅需要依靠软硬件技术的支撑,还需要复合型人才的不断引入。“过去,车间只需要一些辅助工、裁剪工、缝纫工等不同工种就可以实现运作,而现在,我们更需要懂IT、懂服装、懂管理的复合型人才。”吴邦东说。  大数据驱动智能制造  纺织行业开始逐步采用新的智能制造技术,走在行业前列的酷特智能,不仅为服装企业服务,如今还为全国30多个行业近100家企业进行转型升级的咨询、辅导和改造,同时还接待了来自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日本、韩国、泰国的企业数万人次参观学习。张蕴蓝认为,不仅是服装行业,其他行业都将会利用大数据驱动设计和制造。在服装领域实现设计和制造的智能化,这是未来的趋势,也是已经实现的现状。  在酷特智能,客户量体数据、个性化定制需求进入工厂后,进行数据化和标准化,数据库自动生成服装版型、工艺数据等,通过每件衣服上的RFID卡,刷卡驱动整个个性化生产流程,实现了流水线上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  张蕴蓝介绍说:“酷特智能以消费者需求数据,带动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物流,驱动供应商、生产商、服务商。正确的数据、正确的时间,发给正确的人和机器执行。一组消费者的数据完成所有定制、服务全过程,实现了人机一体化有机交互,7个工作日满足全球订单的个性化需求。整个供应链体系就像一台大的3D打印机,客户需求进入生产车间的前端,通过数据驱动各个生产工序,一件件颜色、版型、款式、面料不同的个性化定制西装被‘打印’出来。也就是说,服装的整个制造过程完全依靠数据驱动智能制造实现。”  通过数据驱动智能制造,这在庄吉的智能工厂里也已基本实现,全流程的数字化让所有的生产运作。不论是用户订单完成情况还是车间情况,都能以数字化形式在信息中心大屏幕上直观呈现,真正实现从面辅料仓库到成品入库一体化全智能生产。  大数据的运用、信息化与工业化的深度融合,使得传统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经过多年的摸索,酷特智能打造了极致扁平化的组织模式,在生产制造端成立家庭式的细胞单元1+N(N<10)组织模式,将原来传统的班组长转换为工艺员,对多条生产线进行横向治理,一方面可以让工艺员充分发挥专业技能,从复杂的管理中解放出来,专注技术工艺执行和员工训练等工作,另一方面确保工艺员在线实时解决生产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确保产品精益求精、表里如一。  全流程智能化待实现  以往,传统制造企业需要依靠中间商、代理商和渠道商主导销售,导致商品成本高企、库存严重、无法有效满足需求等。为了有效解决这一系列问题,传统制造企业逐渐从制造“硬件”、设计“软件”切入智能化升级。  对智能工厂的科技魅力有了切身体会的吴邦东认为,智能化升级带来的是减少耗时、降低错误率、提升面料使用率、缩减人力成本。  刘九生表示,传统制造企业进行智能化升级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企业的内控管理上由原来的“差不多”跃升到了精准的数据化,企业运营成本可控。二是企业内所有的标准化都由设备来完成,减少了对人的依赖,降低了劳动力成本。三是设备的高效使用让原有产量得到进一步提升,增加了企业创利空间。四是企业内务管理全程做到无纸化,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  刘九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企业采购智能化设备的成本取决于该企业的制造规模和产品结构。目前,他们的客户所使用的智能化设备基本上都以定制化为主。原则上,投资回报年限在2年到5年不等。至于质效提升方面,则是根据企业规模、产品结构、管理文化等情况而定,但最低都能达到5%以上的改善。  酷特智能做过粗略估算,经过酷特智能升级改造的传统制造企业,实现了“以工业化流水线的方式、效率和成本制造个性化产品”,产品返修率降低了80%,生产效率提高了25%;行政人员减少了50%。企业由传统的大规模制造方式转型为以个性需求为导向的个性化大规模定制方式。  对于未来纺织产业能否实现全程智能化,刘九生信心满满:“纺织产业全程由智能化设备代替人工进而达到整个流程无人化,是所有智能化设备企业追求的梦想,要实现是需要长时间的摸索和探讨,但最终是会实现的。”  对此,张蕴蓝表示,纺织领域将会不断转型升级,由传统生产制造模式发展为智能制造模式,真正从用户的需求驱动产品和制造,迎接消费者主权时代的到来。同时,纺织服装企业,也会以先进的标准引领企业产品和服务的提高,来提升中国制造的质量水平,抢占新时代的质量高地,全身心地拥抱“质量时代”,为中国制造强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源点论”从顾客需求出发

张代理至今记得,有一次动员会,在台上口干舌燥地讲了4个多小时后,他上了一趟卫生间落在后面了,前面一个分公司的经理说,原来都说董事长有神经病,我不信,听他讲了一下午发现真是神经病!从“神经病”到如今互联网工业领域的“网红”,张代理花了十多年的时间一直在为实现他的源点价值寻找方法论。

图片 1

其次是Cotte的效率优势。相较传统定制行业,Cotte的生产周期缩短了50%,只需要7个工作日即可发货,经济效益大幅提升。

2019年,64岁的张代理再次出发,他开始超越企业、行业的界限,立志为企业、行业、社会等组织贡献具有普世价值的治理体系!

比你,更加懂你!

Cotte现在提倡的个性化服装高级定制,也是基于“源点论”思想的指导。Cotte旨在打造“让个性化定制不再奢侈”的创业蓝海,所以在价格方面实行裸价销售模式,即“面料费+加工费+服务费”模式,这是Cotte与众不同的价格优势所在,也只有Cotte可以做到。

2017年,酷特云蓝对企业品牌进行了升级,在全新的品牌中,原先的“酷特”后面加入“云蓝”两个字,变为“酷特云蓝”,女儿的名字被加入其中,寓意新老交融。

小编只想说这个问题问的好!!!问到了小编的心坎。当量身定制遇上互联网+信息化、大数据、智能化现代工厂,会发生怎样的奇迹?

如今的Cotte充分运用信息技术,以大数据为支撑,以满足全球消费者个性化需求为导向,依托互联网搭建“酷特智能”C2M平台,力求实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有机结合。

当今,企业正面临着供给和需求的双重压力。从需求角度看,同质化需求的高峰已过,个性化、多样化的需求正在逐步成为主流,传统行业的供给方式无法有效满足个性化和多样化的需求;从供给角度看,行业内竞争激烈,基于预测的面向库存的产品批量生产,库存成本大,利润空间非常小,用户满意度低。

我们通过消费者自主设计、选料、下单,测量采集19个部位的22个尺寸,一笔私人定制服装的订单就能轻松完成,接下来,驱动一切的将是大数据。在位于青岛即墨的酷特智能个性化制造工厂,订单将会自动转化成数据,发送到生产的各个环节。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上述优势,相较其他定制品牌,Cotte还有自己独特的基因优势。Cotte不仅仅是一个个性化定制品牌,还可为加盟者提供从咨询、设计、量体、面辅料、生产、物流、售后到线上线下零售的一站式解决方案;Cotte品牌真正地实现了“O2O+个性化定制+创业经营”为一体的服务体系,为加盟者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创业解决方案。

张代理的答案是:将“酷特云蓝”模式复制到多个行业的近百家企业之后,他找到了一直在探寻的工业中小企业转型升级的全新生存模式,带领企业开启了第二次转型之路,这次刀锋挥向颠覆现代企业管理的让“治理取代管理”的革命。

红领品牌抖音帐号于2018年5月28日正式开通后,亲身感受个性化私人定制服务的VIP客户看到上传的短视频,均对自己身着的定制战袍赞叹不已,这也让小编既欢喜又兴奋!

三是易复制,红领独创的量体方法,仅需5分钟采集19个人体数据,即可完成一次成衣的数据采集工作,并实时录入大数据,简单、便捷地完成定制下单的全部工作。

酷特智能总裁张蕴蓝与董事长张代理

红领品牌要让定制不再奢侈,消费回归理性,而不是依靠名牌提升自己的价值。因为企业的发展愿景就是“做一个有益于社会进步和人类文明的百年企业”。

为了做到真正从顾客的需求出发,今年,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提出了“源点论”思想,“源点”即客户的需求。在Cotte,一切从客户的需求出发,以需求构成互联网工业管理的核心要素和根本动力。“源点论”从两个层面体现企业的战术需求和战略愿景,所有管理由“源点”驱动,通过整合价值链资源和创新管理模式,最终达成“源点”需求,实现企业愿景。

回到企业,张蕴蓝并没有将自己是董事长女儿的身份公之于众,而是以一位普通员工的心态工作,经过几百个日日夜夜在公司各“要害”部门的重重考验, 2009年3月,张蕴蓝与父亲进行了交接仪式,担任起了酷特云蓝总裁,并带领业务团队不断开拓,用自己的成绩证明她不是一个躺在父辈功劳簿上的人。她凭借自己的努力通过层层面试,成为以门槛极高、选拔严格著称的马云湖畔大学的第二期学员。与此同时一个全新的命题,如何让企业成为有益于社会文明进步的百年企业?

从制造到智造

“酷特智能C2M商业模式”的价值不仅限于一个服装企业,也不仅限于传统服装产业,而是对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都具有重要的价值和借鉴意义。它的核心价值是探索出互联网与工业深度融合的新范式。这种新范式包含着工业生产的互联网思维、全程数据化驱动的生产流程、顾客和制造商直接连接的运营模式等。

酷特云蓝的成功创新探索吸引了中央电视台、韩国KBS、瑞士国家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蜂拥而至,随之而来的是包括阿里、腾讯、华为、海尔在内的一万多家企业参访团,从这些蜂拥而至的参访人群中,董事长张代理却又陷入深沉的思考,如何让酷特云蓝的探索惠及更多陷于困境的中国传统制造企业?于是产生了多方共赢共生的想法。

经过数年努力,酷特智能建立起版型、工艺、款式、BOM四大数据库,达到数百万万亿的海量数据,可以匹配99.9%以上的人体体型。过去,服装的私人定制从下单到交工需要90天左右,现在仅仅需要7个工作日。

同时,Cotte完全以数据驱动、时实互动、智能化、全球协同、全员在线的要求打造数字化工厂,可将全部资源信息,如人、机、物、料等有机地整合,量体下单、绘图制版、自动裁剪、缝制整烫、配套包装、物流发货的各个生产过程,全部通过信息化系统实现数据驱动生产。

2015年习总书记主持召开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正式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核心含义是: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使供给体系更好地适应需求结构变化。酷特云蓝创新建立的C2M商业生态,则提供了这样一个典型的实践案例。

酷特智能的数据系统就相当于公司的大脑,而数据模型算法就相当于大脑的核心,对订单进行拆解、进行运算,按照每个人的身体尺寸进行量体裁衣。

独特优势诠释Cotte潜力

酷特云蓝的“传统企业转型升级解决方案”专门为传统制造业升级改造提供彻底的解决方案,帮助传统工业升级。BOM、MES、APS、OMS、WMS、SCM、ERP等都是酷特云蓝输出的技术体系。虽然技术并非“高”“新”,但在高效的运用和管理逻辑下,它们发挥了最大的效能。“源点从战略上指的是愿景,从战术上指的是需求,源点论是指企业所有行为都以需求为源点,以源点需求来驱动、整合和协同价值链资源。通过最大限度的满足客户需求来实现企业目标,产生价值。

最核心是性价比极高,仅为传统定制价格的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 你们是如何做到的??